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絮语

假如我真的还有什么意志,总愿意就此消磨掉

 
 
 

日志

 
 

他们和我们  

2008-05-29 15:5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故事,是讲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汀的。据说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也是阿加莎的崇拜者之一。《东方快车谋杀案》在英国上映的时候,伊丽莎白二世对阿加莎说:“你所有的小说我都看过,唯有这一个我记不起结尾,请你把结尾告诉我。”阿加莎回答:“哦,我也忘记了。”这个故事常常被用来举证悬念在侦探推理小说中至高无上的位置,不过在我看来,它更像是在说明一个小说家的尊严。

阿加莎如此自矜是有理由的,悬疑推理类小说在西方有着漫长的发展历程和足以进入经典殿堂的代表作品。就是在中国,这个悬疑推理小说不甚发达的地方,也渐成燎原之势。福尔摩斯是家喻户晓,雷蒙德·钱德勒是风生水起,柯南是我们的童年,当然,还有阿加莎,据说她的粉丝们都亲昵地称她为“阿婆”,哈她的人不仅有万水千山走遍的三毛,还有被冠以严肃女作家的王安忆。

本土化的悬疑推理小说似乎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新鲜事物,然来势之猛,不容小觑。《鬼吹灯》持续盘踞在畅销书榜,蔡骏的午夜馆小说一波接一波。我们总是对未知的真相充满好奇,探究的愿望在内心纠缠,于是,出版市场上,这一类型化小说五彩斑斓,层出不穷。在我看来,蔡骏的新作《天机》系列当是一部极具症候意义的中国式悬疑小说。

《天机》与当红美剧《迷失》的亲缘关系,明眼人一看即知。《天机》用“季”排序,第四季大结局已是华丽丽上市。人美剧里,这叫season,方便了将一个故事千秋万代地讲下去。顺便说一句,这已不是一个时髦的概念,赛车手韩寒不是也将他的书《光荣日》指认为第一季,引起众多“粉丝”不断呼唤第二季的面世么。《迷失》说的是大洋航空815的乘客遭遇坠机,落在一无名小岛挣扎求生的故事。《天机》叙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旅行团,在前往泰国北方兰那王陵的途中,误打误撞,闯进了一座空城的“奇遇”。可怜的815幸存者和旅行团成员所面临的命运相差不远:死亡像一头不见形状的怪兽,时刻在他们身边虎视眈眈,一个接一个的死亡使人人自危,逃离此处的强大冲动构成了故事向前推进的内驱力;同时,小岛/城市的秘密使他们身陷其中,他们不断发现新的景观、新的人物,秘密就像一口深井,越是向里探望,越是深不见底,直到这秘密将所有人物都折磨得疲惫不堪,也让读者的好奇心在一波三折,欲说还休中消失殆尽。谢天谢地,蔡骏说最新上市的第四季是大结局,他保证不会有续集。而况日持久的《迷失》也终于播到了第四季。什么时候结束?别问我,问付费的美国人民去。只要他们想看,我相信足智多谋的编剧们一定能让幸存者们永远回不了家,就是回去了,还得继续回到小岛上来。

这么说,绝没有轻视蔡骏的意思。我也相信,《迷失》绝不是这种故事模式的首创。所谓类型化小说,正意味着有一个公认的大致不差的故事套路,在此套路下,谁能把故事讲得好看,讲得推陈出新,讲得让人欲罢不能,就是谁的本事。也许你已经看出来了,故事在类型化小说里绝对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我还不敢说,我们的小说家们已经掌握了这门手艺。对《天机》的故事,坦白说,我不是很满意。作者的出发点是好的,他希望表现在面对困境的过程中,每一个人的生活、性格渐渐敞开,并由此决定了他们最后的命运。只是,这需要极高的技巧,人的线索和事的线索如何齐头并进,这是要好好琢磨的。另外,作者还采用了“看画片儿”式的叙述结构。旅行团每一天出门,都会发现南明城一处奇观,一个秘密,皇宫、鳄鱼潭、不见天日的罗刹建筑……看的时候,我心里就不免嘀咕,这都哪儿跟哪儿嘛,这么下去,南明城该成小宇宙了。我更喜欢的阿加莎的叙述方式。阿氏小说的环境一点都不复杂,一桩命案发生后,她给读者呈现了所有错综复杂的线索,就像一个个碎片。随着故事的展开,读者就会跟随她,将那些看上去全不相干的线索一点点拼起来,直到一件事情完整的图景呈现出来。这是作者和读者智慧博弈的过程,读悬疑推理类小说的乐趣也正在于此。那个惊天大秘密究竟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探究真相的过程。所以,熟读阿加莎的粉丝甚至可以在了解诸多线索的情况下,独立完成这个拼图游戏,这里面的关键词就是逻辑。相比起来,我们的悬疑推理小说,太急于给读者一个surprise了 。

与他们相比,我们的悬疑推理小说似乎更热衷于“怪力乱神”。中国是一个鬼故事发达的国家,从《搜神记》、唐人传奇起,各种各样的妖仙鬼怪轮番上场,到《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不断有新的元素被添加到 “鬼神”系列里。通俗的大众读物自然不能忽视这一集体心理沉淀,各种各样闻所未闻的诡异巫蛊之事大量充斥在小说中。大热的《鬼吹灯》即是一例。看看他们都去的什么地方吧,边疆、云南、沙漠,越奇越好,越鲜为人知越棒。《天机》也有意设置了一个隐匿在泰国北方兰若王陵附近的城池。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幽远缥缈的小枝不就像一个飘荡的女鬼么,更何况还给她编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前世今生的故事呢。这“穿越时空”的故事似乎也发生了女歌手萨顶顶身上。在我看来,奇幻远不如日常更有力量。阿加莎讲述的永远是日常生活中普普通通的事情,游园、舞会、海滩、度假……不新奇,不眩目,就是最后谜底揭晓,也不会跳出来一个面目狰狞的大凶大恶之人,不过是一个平常人,向人性的弱点的屈服。然而,这平常人,却让我们比遇见各种“鬼怪” 的时候更骇然,因为,他就住在我们每一个的心里。

我也曾认真反思过,为什么阿加莎能吸引我,除了上面说的这些理由以外。答案是,在她的侦探推理小说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英国味的,这英国味曾经在奥斯汀的庄园里飘散过,甚至也出现在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里。在这大众读物里,我们又一次嗅见了它的气味。我们依此去熟识、甚至喜欢上那些保守、拘谨,不乏风趣的英国人。一次午后的阅读,仿佛与他们一起喝一杯下午茶,有着单纯的愉快。可是,面对我们悬疑推理小说的人物,我们却陌生了。那些面目模糊的中国人,一直在行动,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行动。他们拒绝我们了解他们,他们只希望我们一再追问,然后呢,再然后呢。我们能读出来的中国风,无非是那些刷上绚丽颜色的历史宫殿。历史,而不是活生生的现实,占据了我们的悬疑推理小说的主要角色。这或许不是小说家们的错,也许是因为历史太强大了,除了消费历史,我们如何去确证中国人的身份呢。

在旅途中,我愿意带上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在张弛有度的情节中,时间飞逝而过。最美妙的是,读完以后,心里那只好奇的猫暂时得到了满足,还有邈远的余味在舌尖缭绕。最近出版的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似乎就是这种范儿。我喜欢菲利浦·马洛,喜欢他对朋友的信义,喜欢他对正直、对理想主义这些永恒事物的坚守。这样的小说让我觉得时光温暖,世界井然有序。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