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絮语

假如我真的还有什么意志,总愿意就此消磨掉

 
 
 

日志

 
 

我不识见曾梦见  

2008-05-12 11:3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两度遇见路小路。

第一次是在二月,冬天的尾巴上。北京的冬天一直让我很迷恋。阳光明媚得近乎灿烂,整个人陷在温暖干燥的暖气中,几乎忘了是冬天。暖和只有一点不好,它让人整天昏昏欲睡。就是在这样一个午后,我听到路小路喃喃地念几句诗,“在去往终南山的路上/天色渐亮,暮色渐沉/他不知终南山的鸟儿们/四季里只睡了这一夜”。这首诗让我清醒,虽然我并不明白它究竟是什么意思。路小路给我讲戴城,讲他二十多岁时候的事情,那是九一、九二年前后的事情。那时候他在化工厂做学徒工,全部热情寄托在一个叫白蓝的女厂医身上。在他的讲述里,无可告别的青春是灰蒙蒙的天空,生活不是追疯狗,就是被疯狗追,在看不到尽头的单调荒谬中,路小路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生活想象成为一段奇幻的旅程。这奇幻中的最大奇迹就是白蓝,她站在时间之河的中央,朝他微笑,提示一种有情有义的生活,然乎消失。当然,这中间所有的希望与绝望,单纯与复杂,直接与微妙,路小路讲得要曲折得多,也动听得多。末了,我只记得他的一个比喻,是说他妈妈的,“她养儿子如同养狗,就怕我身上长跳蚤,就怕我出去招惹异性。我爱她犹如爱这世上的一切鲜花和白云。”

再次遇到他,是在流光溢彩的五月,差不多是北京最好的时候。路小路还是像第一次那样百无聊赖地出现了,讲的还是他年轻时候的事情,在戴城,在一九九一。他说一九九一年他十八岁,他说每一天都像夏季最明亮的夜晚,光线过剩,所有的声音都纠缠在一起。他说那一年他还在读化工技校,后来就去了前进化工厂实习。他最好的哥们儿是杨一,在重点中学念高中,发誓要考清华。他喜欢过的妞儿依次是欧阳慧,于小齐和曾园。工厂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鄙俗和单调。妞儿们填充了他河流般混浊的青春,让他温暖,也让他追寻。他说话的语气轻佻而忧伤,让我觉得那是一段太过遥远的时光,和现在仿佛隔着一个漫无边际的人世。我再一次记住了他念叨的几句诗,“在冬天/温暖来临/去面壁/去伤感/关于冬天/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在夏天我们度过了仅有的十年。”我喜欢这些诗,我说不清为什么。

你可能看出来了,根本不存在路小路这个人,或者说,就算存在,他也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个用文字搭建出来的世界。有的人看得见,有的人看不见。路内创造了路小路。我怀疑路内就是路小路,但我没有证据。前一个叫《少年巴比伦》,后一个叫《追随她的旅程》。我更喜欢前一个题目,那被毁灭了的年轻时代,那永远沉没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那时时怀念时时告别的青春,总能让我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断,一些我以为早已忘记却在路小路的讲述里浮出水面的沉芝麻。我像路小路一样,对漫长的时光充满了诅咒,可是回头的一瞬间,我们就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