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絮语

假如我真的还有什么意志,总愿意就此消磨掉

 
 
 

日志

 
 

作业之二:读锦秋词的《兰陵旧事》  

2008-12-03 09:3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锦秋词的穿越小说《兰陵旧事》以少女兰陵悦轻盈地踏进兰陵王府,初识若干年来一直心之萦系的男子任君行为开端。这依稀有几分《红楼梦》的影子,不禁让人想起林妹妹初进荣国府的情境。但是小说的进展很快就让并无多少网络阅读经验的人目瞪口呆,林妹妹转身一变而为贾宝玉,兰陵府当家的是女主,气质冷硬,还娶了若干夫君。所生女子为世女,男儿只能在闺阁中以色艺侍人,依附妻主而生。

好了,何必绕来绕去呢,饱读网络小说的读者一早就已看出,这是穿越小说之一种——女尊传奇。这女尊,追根溯源,其“原型”大概是《西游记》里的女儿国。在这个被构建的世界里,男女两性的性别规约、社会职能甚至包括生理机能统统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女性占据了更主动、更强势的地位,男性则要么是社会最底层的劳动工具要么成为女性的依附品。由此我不佞猜测,作者锦秋词,还有许许多多写女尊文的“大大们”当为女儿身,追看的读者大部分也应为女性。无论是写者还是读者,都在这如花似锦的话语中感到了极大的快感。那么男性呢?面对这一女尊世界,男性作何反应呢?这属于社会性别心理这一更大话题的范畴,暂且悬置不表。

端详着这个故事,我完全可以预料到小说的发展路数:女主笑笑必然将在兰陵府掀起一场波澜。这波澜席卷着小说里的每一个人,让他们身不由己的成为环绕笑笑的或明或暗的星辰,直至她走上权力的颠覆和人生幸福的顶点。显然,作者锦秋词不打算让我们失望。故事沿着两条脉络发展,一是笑笑的感情之途,一路走来,可谓风月无边,诸多既美且才的奇男子一一收入囊中。有热心读者将这些男子们的功能逐一归类,譬如有管家(君行)、有账房(迎霄)、有护院(景明)、有医生(沉璧),有红玫瑰(丹麟),也有白玫瑰(烟岚),瞧这华丽丽的“夫妾”阵容,大概集中了女性对于男性的诸多要求。二是笑笑的权力之战。毫无悬念的,王室之女笑笑必然要加入到宫闱斗争的阴谋中去,帮助太女赢得天下,治理一方水土……可以说,锦秋词让所有女性读者在想象中体验了权力在手、纵横捭阖的感觉。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文学所能提供给我们的。我们一次次遭遇生活的沉重不堪与混浊芜杂,但是,文学给了我们想象生活的权利。面对无限的可能性,想象性地体验我们最想要的生活,在想象中飞扬,这大概是生而为人的幸福感的来源之一。在另外一个古代世界里遭遇最自由最纵情的生活,几乎所有的穿越小说都在做着这样的梦。

当然,因为“纵情”,“情”这一字成为作者锦秋词用力最深的部分,也是小说实现得最完美的部分。作者细致甄别了笑笑对每一位男子的感情,能将每一份感情都写得千回百转,各具其妙,实属不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主人公笑笑正是在这样生生死死的感情中血肉逐渐丰满,动人心魄。然而,疑难也正是在这里凸现出来。当作者不遗余力地构建了共时性多元爱情格局的时候,如何解决爱情的唯一性和排他性问题,难道爱情真的是一块蛋糕,切掉一块再来一块的吗?难道人性真的足以如此宽阔复杂,包容一切我们在爱情中遭遇的困境吗?遗憾的是,锦秋词低头回避了这一问题,她所能做的,只是让常玥告诉笑笑,将“蛋糕”做得大一些,再大一些。回避的结果是,小说显得顺畅、平滑,笑笑顺风顺水地过着她在女尊世界的生活,逢山攀山,遇水渡河,也让每一个阅读者拒绝去审视自己的内心。当然,这没什么不好,娱乐大抵如此,只是,它让《兰陵旧事》在文学的大门前止住了脚步。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