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絮语

假如我真的还有什么意志,总愿意就此消磨掉

 
 
 
 
 
 

回到广袤的内心

2009-9-7 9:12:28 阅读223 评论2 72009/09 Sept7

 卡尔维诺在《新千年文学备忘录》里说,“过去的这一千年是西方现代语言与文学发生与发展的一千年,现代文学充分利用了现代语言的表述功能、认知功能和幻想功能。这一千年也是书籍的时代,书籍在这个时代形成了我们大家熟悉的这种形式。这一千年即将结束了,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越来越关心文学与图书在科技与后工业化时代的命运如何。”

  卡尔维诺说这话的时候是1985年。现在,历史的指针早已悍然越过2000这一时刻,文学的命运却依然晦暗不明、未见分晓。今天,经过十年发展拥有大众拥趸的网络文学,必然会成为下一站拥有无限创造活力的文学样式之一,正所谓“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

  承认、欢迎、拥抱“新”已经成为这个时代隐含的逻辑。我们如此迷恋“新”,是因为,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新”意味着活力与创造力,意味着乐观的能量,意味着未来我们所期待的一切。“新”被赋予绝对力量的文化逻辑可以追

作者  | 2009-9-7 9:12:28 | 阅读(223)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周书影纪事(向高芾同学致敬)(3.16-3.22)

2009-3-23 11:45:03 阅读186 评论2 232009/03 Mar23

 

一周阅读:

李洁非:《典型文坛》

让人击节叫好的书。据说是当代文学史写作的一种路数,但我更愿意将之作为文坛往事来读。《典型文坛》廓清了我对十七年间大大小小批判的认识,在缠杂不清的政治斗争的背后,是意识形态展现它自身的轨迹。它将那些曾经如雷贯耳、现在渐渐湮没不闻的名字从历史的褶皱中发掘出来,将名字背后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形态揭示给我们看。阅读左翼知识分子的心态史,往往让人百感交集,其命运的残酷与无奈比小说更甚。由是观之,人,与人的活生生的思想、情感、遭际、命运终究比“学术”更得我心。

作者  | 2009-3-23 11:45:03 | 阅读(186) |评论(2) | 阅读全文>>

修正:三月,水仙花开,如有神迹

2009-3-9 11:13:12 阅读154 评论6 92009/03 Mar9

修正:三月,水仙花开,如有神迹 - 玫瑰灰 - 玫瑰絮语

这是经过袋鼠先生的小镜头编辑过的样子。

修正:三月,水仙花开,如有神迹 - 玫瑰灰 - 玫瑰絮语

作者  | 2009-3-9 11:13:12 | 阅读(154) |评论(6) | 阅读全文>>

知道

2009-3-5 13:28:09 阅读171 评论2 52009/03 Mar5

我知道,那一天会来的。

就像,瓷碗里的水仙拼尽全身力气,长出挺直的干瘪的花骨朵,永远不开花。

就像,诸神退隐的黄昏,世界一瞬间的淡漠与灰白。

那么,我又在等待什么?

作者  | 2009-3-5 13:28:09 | 阅读(171) |评论(2) | 阅读全文>>

从人心到人心:《中国作家》刊评

2009-1-14 8:57:06 阅读414 评论7 142009/01 Jan14

 

第一期《中国作家》出刊的时候,日历已经翻到了腊月,正是隆冬时节。树田和吉利也在他们的“隆冬”里东奔西突。如何度过年关成为这段日子里他们所要面临的重大问题。

树田的窘迫是在和庆立的对比中逐渐扩大的。在庆立衣锦归乡的映照下,树田的这个年越来越“暗淡无光”。现实困难是,没有钱,别说年节不和美,日子都没法过下去。这是小说的引子,也是横亘在许多人面前的生活难题。改变这一处境的“捷径”也有,譬如,去杀一个人。现在的问题变成了,为多少钱杀人才值当。树田处心积虑想计算出,一指厚的百元钞到底有多少钱。这大概是整篇小说饶有趣味的部分。结尾的逆转是可以猜到的,仇富和对财产的占有推着树田杀了庆立。“当又一个隆冬到来,一切复归平静,无声无迹。”

作者  | 2009-1-14 8:57:06 | 阅读(414) |评论(7) | 阅读全文>>

2008长篇阅读记忆

2009-1-5 8:56:35 阅读479 评论2 52009/01 Jan5

 

站在时光的界碑上回望2008时,谁也无法否认,这个被人们翘首盼望的年份,以一种雷霆万钧、挟裹一切的架势袭来,席卷、改造甚至颠覆了许多人的生活。从时代的意义上说,2008年的中国,我们应该记住的似乎是奥运,是地震,是金融危机,是食品安全。这一系列社会事件以不容分说的姿态占领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其意义与影响将在或长或短的时间段内更清晰地显影。狄更斯的被用滥了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似乎真切地道出了这一年的现实质地。

然而,较之于时代,2008年的文学生活却异常的冷静而沉着。作家们从喧嚣的时代生活中抽身出来,从经验深入到心灵,从心灵深入到精神,建筑着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全然关乎人的,

作者  | 2009-1-5 8:56:35 | 阅读(479) |评论(2) | 阅读全文>>

作业之三:沉重、难度、写作——读阿越的《新宋》

2008-12-22 10:15:37 阅读328 评论3 222008/12 Dec22

 

《新宋》是一个异数。

阅读《新宋》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很多时候,你需要停下来,想一想,往前翻一翻。在浩浩荡荡的架空历史小说里,它像一块石头,沉默而坚硬。《新宋》不适合任何轻慢的阅读形式,也不轻易允诺提供给你单纯情节的快感,虽然,这些俨然都成为打开架空历史小说乃至网络小说的钥匙。《新宋》“异”就异在他不执着于“意淫”,不在文字游戏里补偿现代社会所缺失的一切。在我的想象里,写作者阿越更像一个工匠,他痴迷于一砖一瓦,小心翼翼地在纸上复原一个庞大的北宋帝国,在复原的同时又生出若干支脉,想象历史走向的一种新的可能性。这样一种写作姿态可能稍微有些笨拙,以及随之而来的沉重。然而,这笨拙与沉重都是我所喜欢的。

作者  | 2008-12-22 10:15:37 | 阅读(328)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一个发言:关于《泥太阳》

2008-12-8 9:48:35 阅读136 评论1 82008/12 Dec8

 

我完全理解当下许多“知识分子”对所谓的主流持疏离、质疑的立场,因为,知识分子的合法性似乎就建立在“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基础上,这“自由”,自然得选择对社会的介入立场,且保持对执政者的警觉。然而,若我们为了保持姿态的纯正而彻底回避主流话语和主流叙事,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失去了真正介入社会的可能。在这个意义上,讨论《泥太阳》的存在的许多症候,无疑为我们考察主流叙事提供了一个角度。

简单而言,《泥太阳》是一个典型的主旋律写作,涉及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诸多方面。小说围绕信访局干部路江民出任泥太阳村新农村建设工作队指导员期间的作为为线索,几乎是“全景式”地勾勒出新农村建设的方方面面。当然,这个说法也相当“主旋律”,但是,对于这个近乎“单纯”的文本,我们不妨展开一些追问:

——是正面强攻还是另辟蹊径?在我们的经典文

作者  | 2008-12-8 9:48:35 | 阅读(13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 朝阳区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